各地机构:深圳 香港 广州 东莞 佛山 珠海 澳门 北京 上海 长沙 重庆 武汉 成都 福州 南京 沈阳 台湾 美国 加拿大 英国 法国 更多...
返回首页
单亲论坛
收藏本站
调解快讯 调解团队 离婚诉讼 分手调解 离婚技巧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涉外婚姻 婚姻调查 同居纠纷 再婚家庭 婚姻文书
媒体关注 离婚调解 协议离婚 离婚赔偿 律师见证 心理咨询 港澳台婚 移民律师 继承赠予 家庭权利 代书遗嘱 法律法规
百度首页
调解服务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8
  信 息 搜 索  

  移民律师  


  热门信息 TOP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中国香港地区的离婚法
怎样去挑选婚姻律师
朱运德律师访谈录
那些财产属于夫妻共同
律师评论:女人强奸男
婚姻、家庭、继承、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离婚举证要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深圳婚姻家庭律师网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3724320918

五万“黑孩子”落户陷两难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朱运德律师 阅读:3209

  

五万“黑孩子”落户陷两难

  港人在内地非婚生育而没有户口的小孩俗称“黑孩子”。“黑孩子”既不能申请去香港,又不能在内地拥有户籍,遭遇生活、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难题。全国两会期间,香港的全国人大代表黄国健建议为“黑孩子”上户。“黑孩子”异地养育的矛盾已见端倪。

  据内地部门统计资料显示,现时深圳约有5000名涉及港人的“黑孩子”,珠三角地区则有5万名。而工联会咨询服务中心(深圳)自2004年底成立以来,至今已收到港人的相关求助130多个,涉及的非婚生子女最大14岁,最小的约两个月。

  对于急需解决的“黑孩子”难题,涉及非婚生子女落户的法律难题,评论者认为现状仍很尴尬。

  “黑孩子”个案

  ●港人张先生2000年与四川籍女子生下琳琳。没有多久该女子带着琳琳的出生证明只身离开。后来张先生与李小姐结婚。多年过去了,虽然李小姐将琳琳视同己出。但因为琳琳没有户口,既上不了学也无法入户香港,成为李小姐的心病。

  ●2006年11月13日,深圳某大学一名19岁女生与一香港男子发展短暂恋情后,十月怀胎还正常上学,竟然没有被人发现。最后秘密生下一名女婴。孩子被寄养在罗湖城中村一简陋出租屋中,其妈妈却只身回老家,委托一名女同学照顾孩子。

  小瑶瑶和她的“奶奶”

  三岁大的小瑶瑶以前管张女士叫“奶奶”,因为有一天她吵着要“妈妈”,于是张女士成了“妈妈”。抚养瑶瑶两年,张女士给她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爱,但有一样是她不能给的,那就是瑶瑶的户口。

  “她到我们家的时候只有11个月大,她的父母说只寄养一段时间,但现在都没有消息了。”前日,张女士带着快3周岁的瑶瑶,向记者讲述目前的困境。

  张女士说她与小孩父母的认识纯属偶然。当时她没有工作,常到附近女儿上班的商场转悠。2006年上半年她在女儿柜台碰见一名年轻女子,抱着快一岁的女孩在玩耍。当时小女孩哭着要张女士抱,张女士就这样与姓鲁的女子相识了。

  后来鲁某在跟张女士拉家常中透露,小孩是她与一名姓林的香港男子所生的,但他们还没有结婚。她还说,瑶瑶出生后其湖北老家的父母无法接受,也拒绝抚养。而小孩的香港父亲林某也忙着到处奔波,拒绝带小孩。直到有一天,鲁某跟张女士诉苦说自己经济非常紧张,准备去找工作,希望张女士帮她带小孩。在她的再三要求下,张女士答应了她的请求。

  2006年3月22日,小孩的父母一起约见了张女士,鲁某拿走了瑶瑶的出生证明,并说以后小孩的一切费用都由林某承担。林某当场答应后,两人各自离开。但此后鲁某再没有出现,而2006年5月3日林某前来看了小孩最后一面后,也再没有出现。“从那以后我打他们的电话,都联系不到他们。”张女士说,因为出生证明被拿走,小瑶瑶一直上不了户口。

  “孩子这么乖,我都舍不得她。”张女士说,孩子过来之后非常粘她。今年45岁的她是四川人,丈夫是工人。有一个21岁的女儿在商场打工,目前他们一家三口带着小瑶瑶住在石厦城中村一套一房一厅的出租房中。“以前她叫我奶奶的,有一天她突然要妈妈。我就跟她讲,我就是你的妈妈。从那以后她就叫我妈妈了。”听着瑶瑶一遍又一遍的叫她妈妈,张女士脸上露出幸福的笑容。

  但现在面临的困境也很严峻。记者在这套不足20平方米的出租房中见到,张家给小瑶瑶买来了各种各样的玩具和衣服,甚至还有英语学习光盘,床上还有一个红色的书包。“现在她的父母估计不会再出现了,这段时间我也跟孩子有了感情,我很舍不得她。现在我正在想办法给她上户口。我们还要正式领养她,让她名正言顺成为我的女儿。”但文化水平不高的张女士不知该怎么办。

  两个“黑孩子”落户读书难

  与张女士有着同样困惑的,是成千上万“黑孩子”的抚养人。

  “我家里两个小孩都没有户口,现在正争取让大的申请过去。”蒋小姐的两个女儿,一个在上幼儿园,一个到了读初一的年龄,但目前缀学在家,和在罗湖打工的蒋小姐住在一起。

  事实上,大的女儿小佩并不是蒋小姐亲生。1997年蒋小姐工作时认识了香港建筑工人阿平,当时阿平带着几岁大的女儿小佩来到深圳。两人不久后同居并与2003年生下了女儿小雅。阿平断断续续地到香港打零工,而小佩则交给蒋小姐的家人抚养,一转眼就是十年。但在交往期间,阿平与蒋小姐的感情并不好。2007年他终于弃蒋小姐而去,还自称是另觅新欢。而蒋小姐还了解到,阿平跟其生下小佩的前妻并没有中断夫妻关系。

  “我现在担心的是两个小孩。”蒋小姐说,阿平一走了之,连小佩都留下了。而困难的是两个小孩都是“黑户口”,在蒋小姐桂林老家读到初一的小佩现在跟她住在深圳,因为没有户口无法读书,而小雅则在私人幼儿园上学。蒋小姐说,目前正在香港社工的帮助下,争取给小佩申请香港户口并把她送过去,“现在我的生活很困难,靠家人和朋友救济,希望小佩能到香港去。”蒋小姐说,阿平现在对他们不闻不问,估计小佩到了香港也要靠政府抚养。

  前日,香港社会福利署署长批评内地人过度依赖港府养小孩,通过为小孩申请综援度日。从香港社署最新发表的评论看,港府对小佩估计也不是很欢迎。而小雅的“黑孩子”身份也是一个难题。

  呼吁

  尽快解决“黑孩子”入户难

  “其实只要出生后有在当地部门入户,这些香港永久居民在内地所生的小孩都可以申请入户香港。”工联会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但问题就在于这些非法所生的小孩都没有户口。她说,该会数年来处理的这些救助申请,几乎没有成功的。

  对此,香港工会联合会理事长、全国人大代表黄国健在今年的两会上提出议案,建议从政策上解决黑孩子的户口和就学问题。

  黄国健认为,由于港人一方无法提供孩子母亲的资料,或者孩子的母亲因种种原因没有帮孩子入户,导致“黑孩子”既不能申请去香港,又不能在内地拥有户籍,于是就会遇到生活、教育和医疗等方面的难题。而“黑孩子”在成长中,因不断遭遇生活及教育等各方面的问题,也容易学坏或误入歧途,对社会来说是一个很大的隐忧。

  黄国健向全国人大提出建议,呼吁香港和内地政府尽快制订相应的政策去解决“黑孩子”入户难的问题,确保他们享有9年免费教育和公共医疗服务的权利,保障“黑孩子”的权益。

  担忧

  恐会鼓励非婚生子

  “孩子毕竟是无辜的,如果能够让‘黑孩子’有户口,可以上学,这是很好的。但是同时也应该加强对非婚生子的相关立法,要不然在一定程度上只会助长非婚生子的增多。”广东华商律师事务所的郭维律师这样认为。

  郭律师介绍,根据目前我国法律,非婚生婴儿也是可以入户的,但当事人要受到计生部门有关的处罚。

  “如果这些‘黑孩子’是因为所谓的‘包二奶’而生下来的,那很明显是犯了重婚罪。而如果双方都未结婚,而是同居后生子,目前法律没有相关的惩罚规定,但是相关的计生部门会给予一定的处罚。”郭律师说,根据户籍管理的规定,小孩出生后一个月内父母有义务给小孩立户,如果没有立户,如何承担责任,目前的法律也没有明确的规定。

  “给不给这些‘黑孩子’上户口,对政府来说确实是一个两难的选择。”深圳大学法学院社会学系副教授,深圳市婚姻家庭研究会会长易松国说,如果出台政策让这些孩子都能顺利入户,那是对于非婚生子的一种鼓励。但不给他们上户口,孩子又成了无辜的受害者。他认为最重要的还在于对成年人的教育和警戒。而对于港人内地“包二奶”非婚生子的情况,易松国认为香港的有关部门也应该加强宣传教育,杜绝这种案例的增长。

  对于张女士想收养瑶瑶的想法,律师认为“黑孩子”的身份并不会成为障碍,但申请收养小孩入户须遵守《收养法》的规定。如果收养成功,小瑶瑶将可入户到张女士家中,这也不失为一个解决黑孩子问题的好方法。

  本版采写:本报记者 庄树雄

 

相 关 信 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在线留言  援助中心  免责声明
主办:深圳市龙华新区和谐社会促进会 协办: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 深圳市法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6 E-mail:412307187@qq.com
本网站非营利机构,有何建议请与站长联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效果 
网站建设制作维护单位:亚网互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