各地机构:深圳 香港 广州 东莞 佛山 珠海 澳门 北京 上海 长沙 重庆 武汉 成都 福州 南京 沈阳 台湾 美国 加拿大 英国 法国 更多...
返回首页
单亲论坛
收藏本站
调解快讯 调解团队 离婚诉讼 分手调解 离婚技巧 财产分割 子女抚养 涉外婚姻 婚姻调查 同居纠纷 再婚家庭 婚姻文书
媒体关注 离婚调解 协议离婚 离婚赔偿 律师见证 心理咨询 港澳台婚 移民律师 继承赠予 家庭权利 代书遗嘱 法律法规
百度首页
调解服务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8
  信 息 搜 索  

  再婚家庭  


  热门信息 TOP10  
中华人民共和国婚姻法
中国香港地区的离婚法
怎样去挑选婚姻律师
朱运德律师访谈录
夫妻共同财产的范围
律师评论:女人强奸男
婚姻、家庭、继承、收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离婚举证要法
最高人民法院关于适用

  深圳婚姻家庭律师网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3724320918

自称“孤儿”从小遭继父虐待 阴影挥之不去借醉怒杀继妹
双击自动滚屏
发布者:朱运德律师 阅读:2712

“不要去寻找生活的真相,试着感受现实的真谛吧。”
  如果不是李安的《色·戒》,我们大概还不知道被它击败的俄罗斯电影《十二怒汉》开头有这样一句话。贵州人汪定就更不会知道了,从小,他就是一个孤独的小孩,长大后,依然是。
  2009年4月14日晚,他杀害了自己的妹妹———继父的女儿。这是一次令他自己也未料到的偶然性行动,但一切仿佛又是冥冥中注定般的必然———对于继父家的仇恨,即使成年后也始终挥之不去,做点什么出来让自己解恨,不是此时,便是彼时。但是,砍刀上的血迹,只能让汪定的快感保留那么一小会,很快,他重又陷入了更深的孤独、更沉重的悔恨中去。那片鲜红,最终涂抹了他每个噩梦的背景。是的,这是一个再婚家庭、继父子伦理、沉沦与挣扎的故事……可是,到底是怎样的仇恨,让他举起了屠刀?
  「第一回」草丛中发现女尸,凶手竟是哥哥
  “是观澜派出所吗,我们发现一具女尸……”2009年4月24日下午3时,宝安区观澜派出所民警接到群众报警,一民工到库坑观湖园工地附近采胡椒时,发现草丛中有一具女尸,已经部分腐烂。
  公安机关调查后发现,该女尸年龄20岁左右,个子约1米5几,短头发,上面还别着一只H ELLO KITTY的心形发卡。在她身旁,一只红色旅行包被翻了个底朝天,冬天的衣服、定型口者哩水、未开瓶的八宝粥……日用品都在,就是不见财物———难道,这是一起发生在偏僻地区的劫财杀人案?
  经过侦察,这名死者名叫阳莉,是贵州人,在龙岗坪山一家工厂打工,死前不久刚从工厂辞工。从阳莉男友阿宁那里,办案民警得知,早在10天前,阳莉就拎着行李离开坪山,准备回老家。而在她回家之前,她的哥哥打电话过来,让她去观澜拿点钱带回家。
  4月14日下午3点半,送走女友上了去找哥哥的公交车后,阿宁就再也没有收到阳莉的任何消息,当晚10点,寻思着女友也许已经在回家的火车上会无聊,给她发短信,结果未回,打手机也不通。阿宁以为女友已经回家与亲人团聚,乐不思蜀了,并没有想到其他地方去。
  谁料,15天后,公安机关找到他,告诉他女友遇害了,当天下午,重点嫌疑人、阳莉的哥哥汪定就交代:正是自己杀害了妹妹。阿宁给阳莉买的手机,被刑警在汪定租住处的厨房墙缝中搜出。同时找到的,还有杀人凶器———一把三角砍骨刀。
  「第二回」非亲生兄妹,为几百元过节费起杀心
  汪定并没有否认自己杀害妹妹的犯罪事实。可他为什么要对妹妹下此毒手?办案刑警很快发现,阳莉并非汪定的亲妹妹,两人不仅没有血缘关系,而且平时关系很不好。凶案的起因,只不过是几百元钱的过节费。那么,在4月14日下午,汪定与阳莉之间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在审理法庭上,汪定在一封悔过书里详细回顾了那一天发生的每个细节:
  4月6日,阳莉给我打电话,找我要钱回家,我当时没有答应,以后几天她几次打电话给我,说是为我妈要的钱。我想给也不是,不给也不是,如果不拿钱给她,他们又要在背后说我的坏话,想来想去,还是给她一点吧。
  到了13日那晚,我打电话给阳莉,问她什么时候回家,她说自己在工厂合同到期辞工,东西都收好了,这几天就走。当时我说:“可惜我的工程款还没拿到,要不可以给点钱你回家。”她说她可以等,但要到我这里来等。
  她这么一说,我就很担心,我老婆一直都不喜欢她,还怀疑我和她有两性关系,如果知道她来了,肯定要和我吵架。我想到工地上空铺多的是,她可以住那里,就跟她说:“那么来吧,但我没租房了,你到观澜汽车站,我去接你。”
  14日那天下午,我又想,如果阳莉到工地上住,老婆肯定还是会发现的,当时我觉得心里特别烦,就在家边看电视边喝酒解闷,喝了半瓶白酒和两瓶啤酒。喝酒时,我突然看到我那1岁半的小孩在旁边玩得很开心,就想到小时侯我的成长过程,在继父家过的那一年非人的日子。
  晚上7点半左右,阳莉给我打电话说到了,要我去接。我没想到她来得那么快,赶紧换了衣服出门,后来想到去工地的那条路晚上很黑,很容易被打劫,就折回家拿了平时砍肉骨头的那把刀防身。在汽车站,我接到阳莉后,在去工地的路上,我和阳莉就起了争执,她说我应该给他们家钱,因为我在他们家生活过。她说她不是我妈生的都给钱,我是我妈亲生的还不给钱,她还说我“你就是个孤儿的命”,话讲得很难听。我听了很气愤,但她还在那里讲,她越说,我心里越难过,让我想起他们一家平时从来都不和我联系,也从不问一下我老婆和孩子,总是要钱的时候才打个电话给我……
  那天下午喝的酒很多,我控制不住自己的情绪,失去了理智,产生了杀她报复继父的念头。
  「第三回」法庭上悔恨落泪,害怕儿子也成“孤儿”
  “我父亲是孤儿,我也是孤儿,我要是坐牢,我儿子就是三世孤儿了。”在辩护过程中,汪定数次落泪,他将杀人深层原因归结为继父一家对自己的虐待。实际上,汪定的亲生母亲尚在,但在他心中,认定自己就是一个孤儿———他的孤独,与孤儿无异。
  汪定出生在贵州一个农村家庭,父亲从小就是孤儿,家境十分贫困,他还只有1岁的时候,亲生母亲不堪忍受贫穷的生活,丢下他离家出走了,之后再没有回来看过他。汪定15岁的时候,父亲因病去世,家中无一个亲人的他被送到母亲改嫁的家中,那时候,汪定才第一次见到自己的亲生母亲。母亲离开汪家后,嫁给了一个小她6岁的男人阳在名,阳在名之前也结过婚,还带着和前妻生的女儿,就是阳莉。汪定的母亲与阳在名组成新的家庭后,又生了一个女儿,叫阳娅。
  汪定不是小孩子,而是15岁的少年,阳在名倒也不敢怎么真的打他、虐待他,而是从精神上折磨他。他常常在妻子面前对阳娅指桑骂槐:“你是不是姓阳?不姓阳就给我滚!”他与妻子吵架时也会说:“我们家这么多人,少一个两个也好。”养狗也好过养你们!“
  继父对待自己如此,连10岁的继妹阳莉也跟着煽风点火,经常故意与这个不知哪冒出的哥哥作对。看到父亲经常故意不给汪定吃饱,她就故意在他面前把吃剩的饭倒给鸡吃,让他在旁边干咽口水。有一次,她在剩饭里偷偷搁上盐巴,然后躲着偷看汪定吃下后的狼狈样,看得哈哈大笑。
  继父和继妹在汪定的母亲面前经常告状、说他的坏话,不是说他游手好闲、不肯干活,就是说他欺负妹妹,买个酱油贵了几分钱也会讲上半天……汪定的母亲也没办法,她不是听信丈夫和继女的话,就是在儿子求救的眼神面前,选择了沉默。
  「第四回」不堪忍受外出打工,10年来从未回家
  从15到16岁的这一年多时间,是汪定人生中的噩梦。很快,他就选择了外出打工,跟一个养蜂人走了。养蜂人天南海北、五湖四海闯荡,正合了一个少年挣脱桎梏、渴望自由的愿望。后来,他又陆续做过其他事,给人做过搬运、在建筑工地上做泥水工……再后来,他慢慢积累了一些经验,开始跟着建筑老板做做工程,也会画画工程图纸了。当然,他也恋爱了、结婚了,2008年,还生了个儿子。但是,他做的这一切,都没有告诉阳家,他只跟母亲说过,因为想让她帮忙带小孩,但是他的请求遭到了拒绝,他结婚摆酒时,没有得到亲人的一句祝福。
  2007年,阳莉到深圳龙岗坪山打工,开始逐渐与在宝安观澜做工程的“哥哥”汪定联系、走动,她每次到汪定家里,只吃饭不洗碗,连样子都不虚与委蛇地做做,为此汪定的老婆打一开始就不喜欢这个“小姑子”,加上知道当年老公受过她欺负,就更是讨厌与其来往。
  汪定在深圳打工期间,不知什么原因,阳在名又让汪定的工作受阻,破坏了他辛辛苦苦建立的各种关系,总之,发展到后来,只要汪定提到继父一家,老婆就跟他大吵不已,甚至怀疑汪定与阳莉有男女关系。
  吵归吵,每次都是汪定妥协,他不愿意再孤独下去,他无比珍惜自己的家庭。再接到阳家的电话,他都偷偷拿着手机出去打,对阳莉,也如是。对阳家尤其是阳在名和阳莉,他脆弱的内心里仇恨的火苗,始终未曾熄灭过。
  但如今,对汪定而言,仇恨已经不重要了。他关心的是,自己会被判多少年。“我不希望儿子也成为孤儿。”他那年仅1岁半的儿子刚学会走路和说话,正是最可爱的时候,无论爸爸有钱没钱,总是在他身边玩得很高兴。就像当年沉沦的自己,存在也成为一种孤独,他不希望悲剧重演。
 
 

相 关 信 息
 

打印本页 | 关闭窗口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广告服务  在线留言  援助中心  免责声明
主办:深圳市龙华新区和谐社会促进会 协办:广东德纳律师事务所 深圳市法通企业管理咨询有限公司 
咨询热线:0755-89800981 18926562156 E-mail:412307187@qq.com
本网站非营利机构,有何建议请与站长联系 
建议使用1024×768分辨率浏览本站以达到最佳效果 
网站建设制作维护单位:亚网互联